發佈: 2014-03-09 23:13

  據說那是在三國時期的吳國,一群玩耍的小孩中出現一個地身高四尺,身穿藍衣,長相很怪異的孩子。這個藍衣孩子對其他小孩說,自己是火星人,因為看地球上的孩子玩得開心,所以才下來看看他們。還說將來天下要歸司馬氏所有。

  清朝漫畫家吳友如畫的《赤焰騰空》

  “是時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江心似有炬火明,飛焰照山棲鳥驚。悵然歸卧心莫識,非鬼非人竟何物?”(蘇東坡《游金山寺》)不是鬼不是人究竟是何物?不說蘇東坡當時夜遊鎮江的金山寺時,在月黑星稀的二更,忽見江中亮起一團火的奇遇深感迷惑,今人也是迷惑的。因為這樣的景觀今人看了還是無法給出準確的答案,而仍是猜測這樣的不明物可能為UFO,即外星人。

  外星人之謎是當今世界的熱門話題,其是否存在、究竟是什麼樣子等爭執從來沒塵埃落定過,但是從古自今,對那些被今人視為UFO的不明物,古籍、書畫中有頗多記載。

  比如清代畫家吳友如約作于1892年(光緒十八年)的畫作《赤焰騰空》,就被人們認為是一篇詳細生動的UFO目擊報告。《赤焰騰空》的畫面上繪有許多身著長袍馬褂的市民聚集在南京朱雀橋頭,仰望空中一團火球。吳友如在畫面上方落款寫到:


 

  “九月二十八日,晚間八點鐘時,金陵(今南京市)城南,偶忽見火毯(即球)一團,自西向東,型如巨卵,色紅而無光,飄蕩半空,其行甚緩。維時浮雲蔽空,天色昏暗。舉頭仰視,甚覺分明,立朱雀橋上,翹首踮足者不下數百人。約一炊許漸遠漸減。有謂流星過境者,然星之馳也,瞬息即杳。此球自近而遠,自有而無,甚屬濡滯,則非星馳可知。有謂兒童放天燈者,是夜風暴向北吹,此球轉向東去,則非天登又可知。眾口紛紛,窮於推測。有一叟雲,是物初起時微覺有聲,非靜聽不覺也,系由南門外騰越而來者。嘻,異矣!”火球掠過南京城的具體時間,地點,目擊人數,火球大小,顏色,發光強調,飛行速度等,吳友如在題記中都做了記載。《赤焰騰空》也被認為是中國最早關於UFO的圖畫之一,成為今人研究UFO的一則珍貴歷史資料。

  其實早在東晉干寶的《搜神記》中,就記載過一件與火星人接觸的故事。據說那是在三國時期的吳國,一群玩耍的小孩中出現一個地身高四尺,身穿藍衣,長相很怪異的孩子。這個藍衣孩子對其他小孩說,自己是火星人,因為看地球上的孩子玩得開心,所以才下來看看他們。還說將來天下要歸司馬氏所有。

  有個孩子跑去將此事告訴家中大人。當大人趕來時,火星人縮身跳到空中,只見一塊白色的絹布拖著長長的帶子向高空飛去。後來,火星人的預言得到了實現,果然是司馬氏結束了三國鼎立的局面。

  另外,《宋史五行史》記載,宋乾道六年,西安官塘出現了一高約丈余、雞首人身的不明物,從高空而降,大白天在田野上行走,還試圖與人交談。《五行志》中也記載了清朝康熙十二年三月時,當時有人看到過一個黑面人在空中飛馳,紅光閃閃的,如同在空中放火。官府捕快聞訊而來,想對其進行追捕時,黑面人忽然不見了蹤影。

  這樣看起來怪誕不經的事,在中國古代燦爛輝煌的歷史文化中,確實有過不少的記載,為懸而未解的外星人之謎更加增添了神奇的色彩,也為後人研究外星人提供了寶貴的線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