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 2014-03-09 23:13

 

 

  1998年9月底,巴丹吉林沙漠中中國空軍某試驗基地上空忽然出現了好幾個UFO。隨著一發綠色信號彈升空,一架殲6型飛機立刻打開加力拖著錐形的火舌轟鳴著飛入夜空,飛行員是飛行副團長劉明和飛行大隊長胡紹恆。很快他們發現了一個飛行物:圓形輪廓,頂部呈弧形。兩位飛行員的戰機突然加力,以佔據高度優勢,飛機躍升倒飛,同時請示是否將其擊落……


  不明飛行物驟降沙漠機場


  1998年9月底,我陪同幾位院士前往巴丹吉林沙漠考察。前來巴丹吉林沙漠考察的這幾位院士都風度翩翩,王院士頭腦清晰、思路縱橫,行動和言談都保持著固有的節奏;羅院士雖已85歲高齡,仍思接千載、談吐雅儒,不時開上幾句玩笑;崔院士才思敏捷、為人謙和,他已是60多歲的人,在王老、羅老面前始終以學生自居,攙扶、開車門這樣的小事,他都十分在意,給人良多感觸;楊士中院士身高一米八幾,簡直虎背熊腰,是巴蜀的飽學之士。他思維慎密、推敲周詳,善於從微觀到宏觀把握技術領域和關鍵,他總是想周全了才發言。


  10月5日是中秋節,某試驗基地晚上為楊士中院士過了生日,院士們都十分感動。席間,趙煦告訴我,當晚要在機場做試驗。這是個很難遇到的良機,我提出晚上去機場採訪。


  晚8點多鍾,我趕到跑道上時,科研試驗已經開始,一架戰鬥機正在跑道上滑跑。一輪皓月、望不到邊的藕荷色著陸燈、燈光閃爍處活躍的人影……勾畫出一幅動人的畫面。


  在人影幢幢的跑道上,趙給我講了他和許多基地科研人員在跑道上共同目擊的一次遭遇UFO(不明飛行物)事件。趙煦本人畢業於北京航空學院,是我國著名無人駕駛飛機專家、空軍專業技術少將,其他目擊者也有類似的學歷和技術專長,他們這次親眼目擊應當是確鑿、可信的。


  兩個月前的8月6日晚,像中秋節晚上一樣,領導科研試驗。當時飛機準備從跑道南向北起飛,就在這時,突然從跑道北頭一上一下兩個巨大火團從天而降。“當時在場的人都感到這兩團火就要燒過來了,紛紛下意識地躲避。”趙煦頭腦冷靜,馬上招呼塔台上的人趕快下來拍攝。當攝像的人跌跌撞撞下來后,這兩團火球又騰空而起。這兩個大火球有幾道從裡面向外的輻射光束,沒有任何聲息,來無影去無蹤。


  1999年春節剛過,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向幾家媒體介紹關於硬骨魚起源的一項新發現,會後恐龍專家趙喜進向我提起,幾年前在新疆戈壁灘上進行恐龍化石考察時,他和恐龍專家等,曾親眼目擊了一起UFO事件。當時他正從帳篷中走出來,一抬頭望見遠處一斷崖上方一個耀眼的巨大物體正在移動,光焰照亮了半邊天空。他楞住了,好一會兒頭腦里才反映出“不明飛行物”這個概念。他回身從帳篷里提起Q,又大聲呼喊其他人出來觀看。這時董撩開帳篷目睹了這一罕見場面。我問趙喜進,你射擊了嗎?他回答,沒有。他排除了任何已知飛行物的可能,因為它們“都沒這麼大的能量。”


  許多目擊報告都支持這種看法,戈壁沙漠是UFO事件的多發區,一是由於地曠人稀,二是因為能見度好。那麼,還有沒有其他原因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