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 2014-06-16 23:11

  大約在1998年,我們單位外聘了一位70多歲的老技師。老人儘管70多歲了,但是身體很硬朗,十幾米高的滑導線架桿,他爬上爬下,很是穩當。

  老人不是很 善言談,但時間長了,也就慢慢聊得多了。特別是我,雖然年輕,卻很喜歡和老年人聊天,喜歡從中體味他們的人生經驗,老人也就似乎更願和我多聊些。

  一次,我偶然發現,老人對日語很是精通。問他是什麼時候學的,他說是日軍佔領時期在學校里學的。問是什麼學校,老人說是日本人開辦的專門學校。

被日軍抓捕的中國男人

  後來我就開玩笑說老人當年也是日本人教化下的皇民了。老人既沒有寬容地笑笑,也沒有激烈地反駁。他就那樣毫無表情地沉默了許久。然後,他突然說了句:其實我們當年是準備被送到日本的。

  我繼續開玩笑:那好呀,算出國了吧?

  老人猶豫了一會,又平靜地說道:日本人要把我們送到日本去下種。

  我一時半會竟然沒有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

被日軍抓捕的中國男人

  老人繼續說:日本男人都到外國打仗去了,國內都剩下女人了。他們就在咱們中國選一些身體好、又長得好的年輕男人,教日本話,然後一批批送到日本去給日本女人下種。

  我驚詫得張口結舌,一時語塞:真……真的?

  老人笑了笑:真的。那個時候我們一開始也不知道,後來聽高年級的人偷偷告訴我們。我的一個高年級的師兄長得精幹,身體又好,早早就被提前送走了。過了半年被送回來了。早瘦得不成人形了,腦袋卻腫得這麼大——老人用兩手比畫了一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