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 2014-10-22 21:20

  弘道元年(683年),高宗病危,鑒於太子李顯充東宮才三年,處理國事經驗不足,高宗遺詔命自己信賴的宰相裴炎與兩位侍郎劉奇賢、郭正一為顧命大臣,“于東宮平章事”,以輔佐太子登基,並在遺詔中留了“軍國大事有不決者,兼取天後進止”的話,即特別授權武則天以太後身份兼決大事。

  但並不是全權委託武則天臨朝管理國事,而是在有特別重要的軍國大事,同時皇帝與大臣們又“不決”時,才能兼取她的決定。

《武則天》劇照

  然而,裴炎卻在高宗死後第三天、太子在靈柩前即位后的第二天上奏說,嗣君尚未正式冊封為皇帝,也未聽政,不宜“發令宣敕”,建議“宣太后令于門下施行”—即一切政令都要以太后武則天令的形式發布。

借著裴炎的這個建言,武則天順理成章地取得了國事的處分權

  裴炎這個史無前例的建言對武則天來說太及時了。武則天從當上皇后以來逐漸掌握朝政參決權,至今已二十多年,她掌控國家和百姓命運的慾望越來越強烈,而今那懦弱病衰的夫皇去了,雖然遺詔中給了她一些決定國事的權力,但卻明定非“軍國大事有不決者”不能過問,這使她原來曾享有過的權力遭到很大的限制。

  從此以後,雖然她貴為皇太后,但皇帝已經成年,顯然不會讓她過多地干預政事,這就不能不讓具有極強權力欲的她產生強烈的失落感。

  現在,借著裴炎的這個建言,她順理成章地取得了國事的處分權,以後,太子正式受冊嗣位並尊她為皇太后,她卻霸著權力不鬆手,毫無還政的意思,以致從此“政事咸決焉”。

    關注天天探索官方微信(微信號:ittufo),網羅天下奇聞趣事,頭條新聞,奇葩故事,讓你欲罷不能!

回到頂部